當時明月在

關於部落格
明史主題研究
  • 1544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明朝之中西文化交流

一、西學的東傳
明末清初,歐西天主教士的東來,其最大的貢獻,是將西方文化傳人中國。以前宋元時歐西文化的東傳,常是間接的、片段的、模糊不清的。唯明末清初的歐西傳教士則是將西方的學術著作迢繹為中文,具體的介紹到中國來,許 多事物理論,為當時中國人聞所未聞。玆分述如下:
(一)語文學
利瑪竇著有西字奇跡一書,係用拉丁拼音注讀漢字。其後又有金尼閤(Trigault Nicolas)著西儒耳目資一書,也是講拉丁文拼音與注音的,其條理比西字奇跡更為完密,此為西人介紹拉丁文的最早著作。當時中國學人多受其影響,方以智之作通雅,即曾引述該書。荷蘭人占據臺灣,曾設學校,教授當地人學習拉丁文。當時士人的應用文件,都採用拉丁文,朋人稱為「紅毛字」。所以在明末清初,已有許多人懂得拉丁文。
(二)天文曆法
明清之際的西方傳教士,對於中國最大的貢獻是天文學和曆法。先是在萬曆三十八年,因為日蝕不驗,發現舊曆的錯誤,就有李之藻與五官正周子愚等上疏。請採用西洋曆法,以改良舊曆,並推舉龐迪我、龍華民、熊三拔等西洋教士。朝廷未及採納,而發生了南京反教風潮,而有禁止耶教、驅逐教土之令。後來延至天啟、崇禎年間,再發生日蝕的錯誤,舊大統曆與回回曆都不驗。明思宗便接受徐光啟的建議,成立曆局,以光啟為監督,主持修訂新曆法。即以崇禎原年戊辰為新曆元年,名之曰崇禎曆。並起用李之藻,徵聘教士龍華民、鄧玉函、羅雅各、湯若望等。開局之後,徐光啟便偕同李之藻、龍華民等,先從事譯書研究與觀察的工作。第二年李之藻病故,崇禎六年徐光啟也去世。當光啟病篤時,舉薦當時通曉西學的前陜西按察使李天經繼續主持曆局之事。後至崇禎七年,成曆書一百卷,共分十一部,名曰崇禎曆書,又名西洋新法曆書。崇禎六年又議訂曆法條議二十六則,曆法雖成而明亡,竟未及施行。後來清兵入關,即採用西洋教士所研訂的新曆法,並用湯若望為欽天監。繼湯後又用南懷仁為欽天監。南懷仁死,又用閔明我(Philippus Grimalali)、徐日昇(Thomas Pareira)、戴進寶(Ignatius Kogler)、巴多明(Aominicus- Perrenin)、高慎思(Joseph d esphina)、湯士選(Alexander de gouvea)、畢學源(Cajetanus Pires)等人,或為欽天監,或任顧問。
介紹西方天文曆法的譯述,重要的著作有利瑪竇與李之藻合著的乾坤體義、渾蓋通憲圖說,有徐光啟與諸教士共同譯述的日躔曆指、測天約說、測量全義、恆星曆指、月離曆指、交食曆指,與李天經所著的曆元等書。有清初西洋教士共同編譯的新法表異(湯若望作)、曆法西傳、康熙永年曆法、曆象考全書、儀象考成等書。與文字著作同時介紹到中國的是天文儀器的製造。在崇禎時,曆局成立,在鄧玉函、羅雅各等西洋傳教士指導下,製成新式天文儀器多種。包括「七政儀」、「列宿儀」、「平渾儀」、「交食儀」、「天球儀」、「地球儀」、「日晷」、「時鐘」。後來這些儀器多被闖賊李自成所毀。湯若望、南懷仁繼為欽天籃,又加以重造。在天文儀器中,觀測天象最重要的是望遠鏡,最早的望遠鏡是利瑪竇帶來,明人稱具千里鏡。徐光啟主持曆局時,曾倣製了幾架望遺鐃,取名「窺筩」。
(三)輿地學
最早介紹現代世界地圖知識至中國者,為利瑪竇之坤輿圖。利瑪竇初到端州時,即繪有坤輿圖以贈同好。及二十八年晉京謁見神宗時,除聖像、自鳴鐘外,曾進萬國圖誌一冊。所謂萬國圖誌,即當時的世界地圖,並附有說明。除此之外,利氏曾繪坤輿萬國全圖多幅。當時中國人嘆為得未曾有,好事者紛紛加以翻刻傳布,一時遂有多種不同版本的利氏世界地圖。利氏世界地圖的特點是:(1)說明地為圓形;(2)已有經緯度;(3)已有南北極與赤道,並說明南北晝夜之長短;(4)已有五大洲,為歐羅巴、亞細亞、利利瑪竇的世界輿圖之外,最著名的是艾儒略的職方外紀,書成於天放三年。
艾儒略的著作是根據利瑪竇與龐迪我兩人的輿地資料,加以他個人所搜集的見聞記錄而成。為之修訂刊行的是楊廷筠。內容所記多為世界各地的風土人 情,卷首附有萬國全圖,以下分洲敘述,最後則為四海總說。此書內容述歐洲尤其義大利之情形為最詳,因艾氏為意大利人也。利瑪竇、艾儒略之後,有南懷仁所繪製的坤輿全圖,成於康熙十三年。圖作兩半球形,並附有坤輿圖說兩卷,內容有一部分是錄自利、艾之書,別一部分則是增加的新材料。
(四)數學
數學中最早譯為中文的是希臘數學家歐幾里得(Euclides)所著之幾何原本,為利瑪竇與徐光放所合譯。書成於萬曆三十五年,共六卷(第一卷講三角,第二卷講線,第三卷講圓,第四卷講圓外形,第五六卷論比例),所譯並非原書之全部。此書刊行後五年,徐光放復與龐迪我、熊三拔等加以校訂。
幾何原本之外,有關數學的重要譯著,有以下諸書:
1.圜容較義:萬曆三十六年,李之藻與利瑪竇合譯,論圓之內外初,屬於幾何範圍。2.測量法義:萬曆三十五年,徐光啟與利瑪竇合譯,論高深廣遠之測量法。3.測量全義:徐光放與羅雅各共著,內容包括平面三角與球面三角。4.同文算指:李之藻據利瑪寶所授寫成,內容為數學,包括四則算術與約分法。5.大測:崇禎時,徐光放所主持之曆局中所編譯,內容引述托勒密(Claudius Ptomaeus)之數學定理。
自從西洋傳教士將西方數學原理傳人中國後,中國學人受其影響,各種有關西法之數學著作,如勾股義(徐光啟著)、天學會通(薛風怍著)、幾何論約(杜知耕著)、曆算全書(梅文鼎著)、割圓八線(黃宗羲作)、赤水遺珍(梅穀成著)、杜式九術全本(張 冠著)、續增新法比例(陳厚耀著)、測量全義(袁士龍著)……等,有如雨後春筍,不勝列舉。
(五)物理機械
(1)遠西奇器圖說:遠西奇器圖說是我國第一部講機械學的書,也是第一部具體介紹西方物理學的專書。原書為鄧玉函口授,而由王徵編著並繪圖。王徵字良甫,號葵心,陝西涇陽人。萬曆二十二年舉人,天啟二年進士。曾受洗入天主教,與西洋傳教士鄧玉函、金尼閣等過從甚密。王徵最好研究物理學,除編著奇器圖說外並自製機械多種,鄉人稱為諸葛孔明復生。奇器圖說一書是以圖為主,而加以說明。所列機械器物名稱有六十六項之多,動力名稱有二十九種,其原理則包括槓杆、滑車、螺旋等力學。蓋鄧玉函本為物理學家伽利略(Galileo)之知友,其物理學知識或深受伽氏之影響也。
王徵於奇器圖說之外,又著有新製諸器圖說,為其個人所發明創製的機械所作的圖說。根據王氏的著作,知道王氏運用其所傳授的西方物理學知識所作的奇器有「虹吸」、「鶴飲」、「輪繳」、「自行磨」、「自行車」、「運重機」、「連弩箭」、「生火機」、「代耕機」、「螺絲轉梯」、「折疊梯」、「活閘」(自行啟閉的水閘)等,這些奇器或為仿造,或為發明。
(2)泰西水法:泰西水法一書共六卷,為熊三拔所著,內容介紹西方取水、蓄水、運用水力之法。因水利有關農業灌溉,所以後來徐光啟著農政全書,其水利部分曾抄錄此書。後來清代初年的宮庭建築,如圓明園的噴水他,即係採用西洋水法,並為西洋傳教土所督造。
(3)鐘錶與小型機巧玩具:利瑪竇到北京進貢的物品中,最使明朝皇帝感覺興趣的,便是大小自鳴鐘。在利瑪竇之前,來中國的羅明鑒也曾以大自鳴鐘一座送給中國的總督。後來萬曆三十八年來中國的金尼閣,也曾攜有鐘錶進貢。
除了鐘錶之外,還有能自動的小玩具與小樂器等,在明末清初時,這類鐘錶曾大量的輸入,特為中國皇帝與貴族所愛好,各類筆記小說中,有關鐘錶的記載特多,清乾隆時,在圓明園中並特設有「鐘房」,以招待管理鐘錶的西洋教士,直到現在故宮中所保存的各一型各式的巧妙鐘錶為最多。從鐘錶與各種小型自動玩具的輸入,與王徵所作的奇器圖說看來,在明朝末年,這類小巧的機器工藝及其知識,已經相當普遍的傳入中國的社會。
二、中學的西傳
西洋傳教土的東來,將西學傳入中國,同時他們也將部分的中國學術傳到西方,形成一種文化交流,不過他們傳入中國的西學多,而傳往西方的中學則較少。
第一是中國經學的西傳,利瑪竇之來到中國廣東,首將四書譯為拉丁文,寄回義大利,此為四書西譯之始,時為西元一五九三年(萬曆二十一年)。繼之在西元一六二六年(天啟六年),比利時傳教士金尼閣又將五經譯為拉丁文,並在中國杭州出版。後來到清代初年,一般西洋傳教士紛紛大量的翻譯中國經書,寄往歐洲,並盛稱中國倫理哲單與政治思想的深湛,因而激起歐洲思想界的波瀾,曾一度非常嚮往中國,這留在後面講清史時再談。
第二是中國醫藥的西傅,為永曆王太后致送國書給教皇的波蘭籍教士卜彌格,曾以拉丁文著中醫示例一書,內容述有中國人看舌治病法,與醫名二百八十九條,此為最早具體向西方介紹中國醫學的一本書。中國的美術工藝如絲織品與磁器,很早便由商人傳入歐洲,唯中國式的庭園建築則在明清之際才傳入歐洲,且一度成為風氣,這其間也多少受傳教士的影響。西元一七五○年英王的建築師詹培士(W. Chambers)為肯特公爵(Kent)建築了一所完全中國式的建築,有雕欄、玉砌,有假山、浮屠。轉瞬間這種風氣流傳到法國與德國,為一部分德法人所喜好。德國的卡賽爾伯爵特別建造了一座中國村。其一切布置都倣中國,甚至村中的女子都穿著中國服裝。又有德國園藝家溫赤(Ludwig A. Unyer)著書盛稱中國的園亭建築,小橋流水、樓臺亭榭,極盡變化曲折之美,能引人人勝;非若歐洲建築之徒事整齊崇峻,而全無合蓄者所能比。
資料取材:張星俍先生之東西交通史料匯篇與方豪先生之中西交通史
" meta-author=""> 分享至facebook
一、西學的東傳
明末清初,歐西天主教士的東來,其最大的貢獻,是將西方文化傳人中國。以前宋元時歐西文化的東傳,常是間接的、片段的、模糊不清的。唯明末清初的歐西傳教士則是將西方的學術著作迢繹為中文,具體的介紹到中國來,許 多事物理論,為當時中國人聞所未聞。玆分述如下:
(一)語文學
利瑪竇著有西字奇跡一書,係用拉丁拼音注讀漢字。其後又有金尼閤(Trigault Nicolas)著西儒耳目資一書,也是講拉丁文拼音與注音的,其條理比西字奇跡更為完密,此為西人介紹拉丁文的最早著作。當時中國學人多受其影響,方以智之作通雅,即曾引述該書。荷蘭人占據臺灣,曾設學校,教授當地人學習拉丁文。當時士人的應用文件,都採用拉丁文,朋人稱為「紅毛字」。所以在明末清初,已有許多人懂得拉丁文。
(二)天文曆法
明清之際的西方傳教士,對於中國最大的貢獻是天文學和曆法。先是在萬曆三十八年,因為日蝕不驗,發現舊曆的錯誤,就有李之藻與五官正周子愚等上疏。請採用西洋曆法,以改良舊曆,並推舉龐迪我、龍華民、熊三拔等西洋教士。朝廷未及採納,而發生了南京反教風潮,而有禁止耶教、驅逐教土之令。後來延至天啟、崇禎年間,再發生日蝕的錯誤,舊大統曆與回回曆都不驗。明思宗便接受徐光啟的建議,成立曆局,以光啟為監督,主持修訂新曆法。即以崇禎原年戊辰為新曆元年,名之曰崇禎曆。並起用李之藻,徵聘教士龍華民、鄧玉函、羅雅各、湯若望等。開局之後,徐光啟便偕同李之藻、龍華民等,先從事譯書研究與觀察的工作。第二年李之藻病故,崇禎六年徐光啟也去世。當光啟病篤時,舉薦當時通曉西學的前陜西按察使李天經繼續主持曆局之事。後至崇禎七年,成曆書一百卷,共分十一部,名曰崇禎曆書,又名西洋新法曆書。崇禎六年又議訂曆法條議二十六則,曆法雖成而明亡,竟未及施行。後來清兵入關,即採用西洋教士所研訂的新曆法,並用湯若望為欽天監。繼湯後又用南懷仁為欽天監。南懷仁死,又用閔明我(Philippus Grimalali)、徐日昇(Thomas Pareira)、戴進寶(Ignatius Kogler)、巴多明(Aominicus- Perrenin)、高慎思(Joseph d esphina)、湯士選(Alexander de gouvea)、畢學源(Cajetanus Pires)等人,或為欽天監,或任顧問。
介紹西方天文曆法的譯述,重要的著作有利瑪竇與李之藻合著的乾坤體義、渾蓋通憲圖說,有徐光啟與諸教士共同譯述的日躔曆指、測天約說、測量全義、恆星曆指、月離曆指、交食曆指,與李天經所著的曆元等書。有清初西洋教士共同編譯的新法表異(湯若望作)、曆法西傳、康熙永年曆法、曆象考全書、儀象考成等書。與文字著作同時介紹到中國的是天文儀器的製造。在崇禎時,曆局成立,在鄧玉函、羅雅各等西洋傳教士指導下,製成新式天文儀器多種。包括「七政儀」、「列宿儀」、「平渾儀」、「交食儀」、「天球儀」、「地球儀」、「日晷」、「時鐘」。後來這些儀器多被闖賊李自成所毀。湯若望、南懷仁繼為欽天籃,又加以重造。在天文儀器中,觀測天象最重要的是望遠鏡,最早的望遠鏡是利瑪竇帶來,明人稱具千里鏡。徐光啟主持曆局時,曾倣製了幾架望遺鐃,取名「窺筩」。
(三)輿地學
最早介紹現代世界地圖知識至中國者,為利瑪竇之坤輿圖。利瑪竇初到端州時,即繪有坤輿圖以贈同好。及二十八年晉京謁見神宗時,除聖像、自鳴鐘外,曾進萬國圖誌一冊。所謂萬國圖誌,即當時的世界地圖,並附有說明。除此之外,利氏曾繪坤輿萬國全圖多幅。當時中國人嘆為得未曾有,好事者紛紛加以翻刻傳布,一時遂有多種不同版本的利氏世界地圖。利氏世界地圖的特點是:(1)說明地為圓形;(2)已有經緯度;(3)已有南北極與赤道,並說明南北晝夜之長短;(4)已有五大洲,為歐羅巴、亞細亞、利利瑪竇的世界輿圖之外,最著名的是艾儒略的職方外紀,書成於天放三年。
艾儒略的著作是根據利瑪竇與龐迪我兩人的輿地資料,加以他個人所搜集的見聞記錄而成。為之修訂刊行的是楊廷筠。內容所記多為世界各地的風土人 情,卷首附有萬國全圖,以下分洲敘述,最後則為四海總說。此書內容述歐洲尤其義大利之情形為最詳,因艾氏為意大利人也。利瑪竇、艾儒略之後,有南懷仁所繪製的坤輿全圖,成於康熙十三年。圖作兩半球形,並附有坤輿圖說兩卷,內容有一部分是錄自利、艾之書,別一部分則是增加的新材料。
(四)數學
數學中最早譯為中文的是希臘數學家歐幾里得(Euclides)所著之幾何原本,為利瑪竇與徐光放所合譯。書成於萬曆三十五年,共六卷(第一卷講三角,第二卷講線,第三卷講圓,第四卷講圓外形,第五六卷論比例),所譯並非原書之全部。此書刊行後五年,徐光放復與龐迪我、熊三拔等加以校訂。
幾何原本之外,有關數學的重要譯著,有以下諸書:
1.圜容較義:萬曆三十六年,李之藻與利瑪竇合譯,論圓之內外初,屬於幾何範圍。2.測量法義:萬曆三十五年,徐光啟與利瑪竇合譯,論高深廣遠之測量法。3.測量全義:徐光放與羅雅各共著,內容包括平面三角與球面三角。4.同文算指:李之藻據利瑪寶所授寫成,內容為數學,包括四則算術與約分法。5.大測:崇禎時,徐光放所主持之曆局中所編譯,內容引述托勒密(Claudius Ptomaeus)之數學定理。
自從西洋傳教士將西方數學原理傳人中國後,中國學人受其影響,各種有關西法之數學著作,如勾股義(徐光啟著)、天學會通(薛風怍著)、幾何論約(杜知耕著)、曆算全書(梅文鼎著)、割圓八線(黃宗羲作)、赤水遺珍(梅穀成著)、杜式九術全本(張 冠著)、續增新法比例(陳厚耀著)、測量全義(袁士龍著)……等,有如雨後春筍,不勝列舉。
(五)物理機械
(1)遠西奇器圖說:遠西奇器圖說是我國第一部講機械學的書,也是第一部具體介紹西方物理學的專書。原書為鄧玉函口授,而由王徵編著並繪圖。王徵字良甫,號葵心,陝西涇陽人。萬曆二十二年舉人,天啟二年進士。曾受洗入天主教,與西洋傳教士鄧玉函、金尼閣等過從甚密。王徵最好研究物理學,除編著奇器圖說外並自製機械多種,鄉人稱為諸葛孔明復生。奇器圖說一書是以圖為主,而加以說明。所列機械器物名稱有六十六項之多,動力名稱有二十九種,其原理則包括槓杆、滑車、螺旋等力學。蓋鄧玉函本為物理學家伽利略(Galileo)之知友,其物理學知識或深受伽氏之影響也。
王徵於奇器圖說之外,又著有新製諸器圖說,為其個人所發明創製的機械所作的圖說。根據王氏的著作,知道王氏運用其所傳授的西方物理學知識所作的奇器有「虹吸」、「鶴飲」、「輪繳」、「自行磨」、「自行車」、「運重機」、「連弩箭」、「生火機」、「代耕機」、「螺絲轉梯」、「折疊梯」、「活閘」(自行啟閉的水閘)等,這些奇器或為仿造,或為發明。
(2)泰西水法:泰西水法一書共六卷,為熊三拔所著,內容介紹西方取水、蓄水、運用水力之法。因水利有關農業灌溉,所以後來徐光啟著農政全書,其水利部分曾抄錄此書。後來清代初年的宮庭建築,如圓明園的噴水他,即係採用西洋水法,並為西洋傳教土所督造。
(3)鐘錶與小型機巧玩具:利瑪竇到北京進貢的物品中,最使明朝皇帝感覺興趣的,便是大小自鳴鐘。在利瑪竇之前,來中國的羅明鑒也曾以大自鳴鐘一座送給中國的總督。後來萬曆三十八年來中國的金尼閣,也曾攜有鐘錶進貢。
除了鐘錶之外,還有能自動的小玩具與小樂器等,在明末清初時,這類鐘錶曾大量的輸入,特為中國皇帝與貴族所愛好,各類筆記小說中,有關鐘錶的記載特多,清乾隆時,在圓明園中並特設有「鐘房」,以招待管理鐘錶的西洋教士,直到現在故宮中所保存的各一型各式的巧妙鐘錶為最多。從鐘錶與各種小型自動玩具的輸入,與王徵所作的奇器圖說看來,在明朝末年,這類小巧的機器工藝及其知識,已經相當普遍的傳入中國的社會。
二、中學的西傳
西洋傳教土的東來,將西學傳入中國,同時他們也將部分的中國學術傳到西方,形成一種文化交流,不過他們傳入中國的西學多,而傳往西方的中學則較少。
第一是中國經學的西傳,利瑪竇之來到中國廣東,首將四書譯為拉丁文,寄回義大利,此為四書西譯之始,時為西元一五九三年(萬曆二十一年)。繼之在西元一六二六年(天啟六年),比利時傳教士金尼閣又將五經譯為拉丁文,並在中國杭州出版。後來到清代初年,一般西洋傳教士紛紛大量的翻譯中國經書,寄往歐洲,並盛稱中國倫理哲單與政治思想的深湛,因而激起歐洲思想界的波瀾,曾一度非常嚮往中國,這留在後面講清史時再談。
第二是中國醫藥的西傅,為永曆王太后致送國書給教皇的波蘭籍教士卜彌格,曾以拉丁文著中醫示例一書,內容述有中國人看舌治病法,與醫名二百八十九條,此為最早具體向西方介紹中國醫學的一本書。中國的美術工藝如絲織品與磁器,很早便由商人傳入歐洲,唯中國式的庭園建築則在明清之際才傳入歐洲,且一度成為風氣,這其間也多少受傳教士的影響。西元一七五○年英王的建築師詹培士(W. Chambers)為肯特公爵(Kent)建築了一所完全中國式的建築,有雕欄、玉砌,有假山、浮屠。轉瞬間這種風氣流傳到法國與德國,為一部分德法人所喜好。德國的卡賽爾伯爵特別建造了一座中國村。其一切布置都倣中國,甚至村中的女子都穿著中國服裝。又有德國園藝家溫赤(Ludwig A. Unyer)著書盛稱中國的園亭建築,小橋流水、樓臺亭榭,極盡變化曲折之美,能引人人勝;非若歐洲建築之徒事整齊崇峻,而全無合蓄者所能比。
資料取材:張星俍先生之東西交通史料匯篇與方豪先生之中西交通史
" meta-author=""> 分享至facebook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