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時明月在

關於部落格
明史主題研究
  • 1544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話說萬曆十五年

話說萬曆十五年
明朝萬曆十五年,西元紀年1587年,歲次丁亥,屬豬;對於歷史學家而言,其年四海平靖,幾乎無事可記。
然而,這一年卻也悄悄發生了幾件表面上無足輕重的「小事」。該年萬曆皇帝即位滿十五年,前任首相張居正才剛過世,「張派」勢力已在這年遭到清算、煙消雲散,由皇帝取得實際權力。然而大臣發現,萬曆皇帝心灰意冷,君臣之間隔謨日深;同年,當朝富有盛名、言行古怪的御史海瑞謝世;歲末,大將戚繼光則在革職數年後寂寞地死去。此後三十年,努爾哈赤起於東北,帝國內政江河日下;越數年,明朝覆亡。
從「大歷史」(macro-history)的眼光來看,「萬曆十五年」可以說是中國的帝國官僚體系失敗的總紀錄。這一年中發生的許多事件,事實上牽涉了過去幾百年來國家體系發展的結果。
本書以超越傳統史學道德判斷的眼光,描繪了明末代表人物與時代發展的關係;在這裏,不論是當朝皇帝、首相、高級將領、帝國的文官與大思想家,統統被捲入整個大體系僵化、衰敗的過程。他們或者嘗試改造「道德治國」的傳統體制,或者希望在這種陳舊的體制中尋求妥協──然而最後的結果,都無法改變帝國頑固的行進方向;他們之中有的身敗,有的名裂,還有的人則身敗而兼名裂。
「萬曆十五年,為公元1587年,距鴉片戰爭,尚有兩個世紀,但由大歷史的觀點來看,當時傳統政治的根蒂,已牽連明清。如果我們不把這些背景放在心上,一味指責綺善、耆英、道光,可謂過度重視小歷史,而忽視事實的根源。」(截自:萬曆十五年)
  《萬曆十五年》是黃仁宇最富盛名的著作之一,除了讓我們對明朝的歷史有一個大略的了解外,更重要的是作者所強調的「大歷史」觀。何謂大歷史?其實就是要以寬廣的眼光來看整個歷史脈絡,而不是只侷限在其中某一個特定人事物或者一小段時間。
  舉例來講,法國大革命不能只注意到1789年前後所發生的事情或變化,就其發生的因素而言,七年戰爭與美國獨立戰爭所帶來的財政問題雖是其導因,但並非其根源,要推究其根源,首先得考慮到當時政治上的問題與社會上思想方面的趨勢。
  先抽出政治問題來講,也就是所謂的十八世紀法國舊制度,即社會上的階級分明與政治的專制集權,但為何階級分明、政治專制,這又可以上溯到中古時代的中古莊園封建與教會制度,以及十一世紀起中央政權的抬頭。
  回到前面,再由十八世紀法國社會思想的趨勢出發,它所包含的兩個最主要的觀念:「自由」與「和平」,其實是承接啟蒙運動的思潮而來,然而啟蒙運動所強調的理性思維觀念,則與十四世紀文藝復興運動發展出來的人文主義息息相關。
  所以說,歷史是一種連鎖反應,如果單單只把眼光放在一小點上,往往很難獲得客觀且精確地判斷。但這並不表示特定的人事物是毫無價值的,還是可藉由它們來勾畫出整個時代的趨勢,本書各章節就是以一個人物為主題的手法來呈現明朝社會政治上種種不同的現象,例如:第七章以李贄為主角,但重點卻不在於李贄個人的生平事蹟,而是藉由他的一生經歷來襯托出當時的社會發展出來的新思潮------一種對傳統禮教的顛覆,與個人思想自由的解放,而書中所提到那批反對李贄思想的人,也不單單只代表他們自己,而是代表著明朝末年社會上普遍的舊風氣。
  總之,大歷史觀是建立在寬廣的眼光,與深遠的思維之上,而這種觀念同時也能套用在任何方面,作者所要表達的重點並不在於歷史史實,而是希望每個人都能懂得運用此種觀點,將它落實到我們生活周遭,使我們面對社會種種問題時,能以廣闊的見識,了解事情的根源,進而找到最正確的解決方向。
    作者黃仁宇並不斤斤計較於書中人物一己的賢愚得失,而是將他們放在整個中國傳統社會、政治、經濟、文化各層面來加以衡量。他們的命運,正突顯了整個中國傳統社會發展上的重大障礙。美國當代大文豪歐普戴克(John Updike)曾經為文指出:本書反省中國歷史發展的缺失,應可和西方國家的歷史相互攻錯──此一洞見,值得我們再三反思。很少有人這樣觀察歷史,更少有人這樣寫作歷史。
  作者黃仁宇窮盡三十年心血,出入典籍,宏觀細究,以超然獨到的眼光,俯瞰古老的中國,將中國的糾結、迷惘與困惑,纖毫畢現的開展在讀者眼前。
  《萬曆十五年》英文版在1979年由耶魯大學出版社出版,被美國許多大學採用為教科書,另有法文、德文、日文等版本。在台發行迄今已多達二十餘版,是黃仁宇著作中最暢銷的一本。
資料取材:http://tw.knowledge.yahoo.com/question/question?qid=1406011308207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