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時明月在

關於部落格
明史主題研究
  • 1544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腐朽沒落的封建之明王朝【二】

腐朽沒落的封建之明王朝【二】宦官和宮廷的性管理 前面所述的幾個朝代有些問題都涉及宦官,有些宦官在宮廷生活以及國家的政治生活中都起著一定的作用。可是,宦官的惡劣作用在明朝最為明顯,明代政治腐敗、宮廷淫亂...
繼續閱讀

腐朽沒落的封建之明王朝【一】

腐朽沒落的封建之明王朝【一】在元朝,民族矛盾和階級矛盾都十分尖銳,所以存在了不到90年就滅亡了,代之而起的是明王朝。明王朝是中國歷史上由漢族地主階級掌握政權的最後一個封建王朝,它是奪取了元末農民大起義...
繼續閱讀

明代的文化藝術概說

明代的文化藝術概說明代在文化藝術方面有很重要的發展,首先是大型圖籍的編纂。明成祖奪權後,為標榜文治,曾下令不惜金錢,四處搜求圖書及編輯了巨型類書《永樂大典》。這部書共有23937卷,分為11095冊,...
繼續閱讀

話說萬曆十五年

話說萬曆十五年明朝萬曆十五年,西元紀年1587年,歲次丁亥,屬豬;對於歷史學家而言,其年四海平靖,幾乎無事可記。 然而,這一年卻也悄悄發生了幾件表面上無足輕重的「小事」。該年萬曆皇帝即位滿十五年,前任...
繼續閱讀

明惠帝之歷史評價

明惠帝之歷史評價個性大概不脫「仁懦」二字!御下寬和可謂仁,委瑟膽怯就是懦.明惠帝自小長於深宮,備受寵愛,個性寬厚仁慈。受教於博學名儒,用功甚勤,滿腦子先王聖學。一旦身登大寶,這兩者都成他的致命傷。長於...
繼續閱讀

明代的官銜制度

明代的官銜制度正一品:太師、太傅、太保、宗人令、宗正宗人、左右都督,都屬於正一品的官職。官階,初授特進榮祿大夫,升授特進光祿大夫。勳位,文官叫左柱國,武官叫右柱國。從一品:包括少師、少傅、少保和太子太...
繼續閱讀

明朝建立及明初之君主集權

<div><span style="font-size: medium"><span style="color: #993300">明朝建立及明初之君主集權~</span><span style="color: #993300">中央民族大學歷史系教授</span><span style="color: #993300">陳梧桐</span></span></div><div style="text-indent: 24pt"><span style="font-size: medium"><span style="color: navy">元朝末年,當紅巾軍同元軍主力進行艱苦鬥爭之時,朱元璋的勢力在江南逐步崛起。朱元璋</span><span style="color: navy">(1328-1398)</span><span style="color: navy">是濠州鍾離</span><span style="color: navy">(</span><span style="color: navy">今安徽鳳陽</span><span style="color: navy">)</span><span style="color: navy">人,出身於貧苦農民家庭。至正十二年</span><span style="color: navy">(1352</span><span style="color: navy">年</span><span style="color: navy">)</span><span style="color: navy">參加濠州郭子興之紅巾軍。郭子興病死後,他代領其眾,南渡長江,於至正十六年</span><span style="color: navy">(1356</span><span style="color: navy">年</span><span style="color: navy">)</span><span style="color: navy">攻佔集慶路</span><span style="color: navy">(</span><span style="color: navy">今江蘇南京</span><span style="color: navy">)</span><span style="color: navy">,改名為應天府。其後採納徽州儒士朱升「高築墻,廣積糧,緩稱王」的建議,著力經營以應天為中心的江南根據地,勢力不斷發展壯大。他採取先南後北、先易後難的策略,先著手消滅江南地區的陳友諒、張士誠與方國珍,然後派徐達、常遇春率軍北伐。</span></span></div><div style="text-indent: 24pt"><span style="font-size: medium"><span style="color: navy">至正二十八年</span><span style="color: navy">(1368</span><span style="color: navy">年</span><span style="color: navy">)</span><span style="color: navy">正月,在北伐大軍挺進山東的捷報聲中,朱元璋正式稱帝,是為明太祖</span><span style="color: navy">(1368-1398)</span><span style="color: navy">,建立大明王朝</span><span style="color: navy">(1368-1644)</span><span style="color: navy">,建元洪武,定都應天</span><span style="color: navy">(</span><span style="color: navy">旋改稱南京,後又改為京師</span><span style="color: navy">)</span><span style="color: navy">。當年八月,北伐之明軍佔大都</span><span style="color: navy">(</span><span style="color: navy">今北京</span><span style="color: navy">)</span><span style="color: navy">,元順帝北逃,元朝覆亡,大都路被改稱為北平府。接著,明太祖一面繼續對付元朝的殘餘勢力,一面掃除各地的割據武裝。至洪武二十年</span><span style="color: navy">(1387</span><span style="color: navy">年</span><span style="color: navy">)</span><span style="color: navy">,明軍平定遼東,迫降元將納哈出,全國已基本實現了統一。</span></span></div><div style="text-indent: 24pt"><span style="font-size: medium"><span style="color: navy">明朝開國之初,各種社會矛盾仍然十分尖銳,社會秩序動盪不安。為了朱家王朝的長治久安,明太祖及其後繼者採取了一系列重大措施,強化君主專制的中央集權統治。</span></span></div><div style="text-indent: 24pt"><span style="font-size: medium"><span style="color: navy">明初的政權機構基本仿自元朝,中央設中書省,置左、右丞相,分割了君主的一大部分權力;在地方設行中書省,作為中書省的分出機構,統攬一省的民政、軍政和財政,削弱了中央對地方的控制。明太祖按照「權不專於一司」、「事皆朝廷總之」的原則,進行了大刀闊斧的改革。洪武九年</span><span style="color: navy">(1376</span><span style="color: navy">年</span><span style="color: navy">)</span><span style="color: navy">廢行中書省,設立承宣布政使司</span><span style="color: navy">(</span><span style="color: navy">簡稱布政司</span><span style="color: navy">)</span><span style="color: navy">,作為朝廷的派出機構,主管一省的民政和財政;另設提刑按察使司</span><span style="color: navy">(</span><span style="color: navy">簡稱按察司</span><span style="color: navy">)</span><span style="color: navy">和都指揮使司</span><span style="color: navy">(</span><span style="color: navy">簡稱都司</span><span style="color: navy">)</span><span style="color: navy">,分管一省的監察司法和軍事。三司互不統轄,分屬中央有關部門管轄。布政司之下的行政機構,由原先的路、府、州、縣四級歸併為府</span><span style="color: navy">(</span><span style="color: navy">直隸州</span><span style="color: navy">)</span><span style="color: navy">、縣</span><span style="color: navy">(</span><span style="color: navy">府屬州</span><span style="color: navy">)</span><span style="color: navy">二級。在邊疆某些少數民族聚居的地區不設布政司及府、縣的行政機構,則由都司、衛所兼理民政,實行軍政與民政合一的統治。稍後,又進行中央機構的改革。</span></span></div><div style="text-indent: 24pt"><span style="font-size: medium"><span style="color: navy">洪武十三年</span><span style="color: navy">(1380</span><span style="color: navy">年</span><span style="color: navy">)</span><span style="color: navy">以「謀危社稷」罪名誅殺左丞相胡惟庸,罷除丞相,廢中書省,以吏、戶、禮、兵、刑、工六部為最高一級行政機構,分理全國政務。六部長官尚書,均直接對皇帝負責。秦漢以來實行一千六百多年的丞相制度自此廢除,相權與君權合而為一,皇權大為膨脹。同年,又將御史台改為都察院,負責糾劾百官,下設十三道監察御史,糾察內外官員。都察院與大理寺、刑部共同理刑,合稱三法司。此外,還按六部建制,設立六科給事中,負責稽察各部,駁正章疏違誤。為了加強對臣民的監視,明太祖還設立特務機構錦衣衛,後來明成祖朱棣又設立東廠,明孝宗朱祐樘再設西廠,合稱為「廠衛」。大都督府也於洪武十三年分為中、左、右、前、後五軍都督府,分管京師內外衛所和各地的都司,與兵部互相配合,又彼此牽制。經過改革,行政、監察司法、軍事三大系統的機構,互相獨立,彼此鉗制,最後均聽命於皇帝,形成了空前發展、高度集權的專制系統。</span></span></div><div style="text-indent: 24pt"><span style="font-size: medium"><span style="color: navy">丞相廢除後,因百務叢集,明太祖曾仿照宋制,挑選幾名文人充當殿閣大學士,以備顧問。明成祖時,使閣臣並預機務,逐漸形成內閣制度。明宣宗朱瞻基更授予閣臣「票擬」</span><span style="color: navy">(</span><span style="color: navy">代皇帝草擬對各種章奏的處理意見</span><span style="color: navy">)</span><span style="color: navy">之權,同時又授予宦官機構司禮監「批硃」</span><span style="color: navy">(</span><span style="color: navy">代皇帝審批閣臣的票擬</span><span style="color: navy">)</span><span style="color: navy">之權,使之互相制約。皇帝通過內閣與司禮監兩套機構來行使專制權力,指揮整個官僚機器的運轉,明朝君主專制的中央集權制度進一步強化。<br /><a href="http://album.blog.yam.com/show.php?a=arties&amp;f=3990751&amp;i=829784"><img height="346" width="539" alt="" src="http://pics13.blog.yam.com/8/userfile/a/arties/album/147c064268beb7.jpg" /></a></span></span></div><div><span style="font-size: 10pt">資料取材:</span><span style="font-size: 10pt">http://www.china10k.com/trad/history/6/61/61z/61z18/61z1801.htm</span></div>
繼續閱讀
元朝末年,當紅巾軍同元軍主力進行艱苦鬥爭之時,朱元璋的勢力在江南逐步崛起。朱元璋(1328-1398)是濠州鍾離(今安徽鳳陽)人,出身於貧苦農民家庭。至正十二年(1352)參加濠州郭子興之紅巾軍。郭子興病死後,他代領其眾,南渡長江,於至正十六年(1356)攻佔集慶路(今江蘇南京),改名為應天府。其後採納徽州儒士朱升「高築墻,廣積糧,緩稱王」的建議,著力經營以應天為中心的江南根據地,勢力不斷發展壯大。他採取先南後北、先易後難的策略,先著手消滅江南地區的陳友諒、張士誠與方國珍,然後派徐達、常遇春率軍北伐。
至正二十八年(1368)正月,在北伐大軍挺進山東的捷報聲中,朱元璋正式稱帝,是為明太祖(1368-1398),建立大明王朝(1368-1644),建元洪武,定都應天(旋改稱南京,後又改為京師)。當年八月,北伐之明軍佔大都(今北京),元順帝北逃,元朝覆亡,大都路被改稱為北平府。接著,明太祖一面繼續對付元朝的殘餘勢力,一面掃除各地的割據武裝。至洪武二十年(1387),明軍平定遼東,迫降元將納哈出,全國已基本實現了統一。
明朝開國之初,各種社會矛盾仍然十分尖銳,社會秩序動盪不安。為了朱家王朝的長治久安,明太祖及其後繼者採取了一系列重大措施,強化君主專制的中央集權統治。
明初的政權機構基本仿自元朝,中央設中書省,置左、右丞相,分割了君主的一大部分權力;在地方設行中書省,作為中書省的分出機構,統攬一省的民政、軍政和財政,削弱了中央對地方的控制。明太祖按照「權不專於一司」、「事皆朝廷總之」的原則,進行了大刀闊斧的改革。洪武九年(1376)廢行中書省,設立承宣布政使司(簡稱布政司),作為朝廷的派出機構,主管一省的民政和財政;另設提刑按察使司(簡稱按察司)和都指揮使司(簡稱都司),分管一省的監察司法和軍事。三司互不統轄,分屬中央有關部門管轄。布政司之下的行政機構,由原先的路、府、州、縣四級歸併為府(直隸州)、縣(府屬州)二級。在邊疆某些少數民族聚居的地區不設布政司及府、縣的行政機構,則由都司、衛所兼理民政,實行軍政與民政合一的統治。稍後,又進行中央機構的改革。
洪武十三年(1380)以「謀危社稷」罪名誅殺左丞相胡惟庸,罷除丞相,廢中書省,以吏、戶、禮、兵、刑、工六部為最高一級行政機構,分理全國政務。六部長官尚書,均直接對皇帝負責。秦漢以來實行一千六百多年的丞相制度自此廢除,相權與君權合而為一,皇權大為膨脹。同年,又將御史台改為都察院,負責糾劾百官,下設十三道監察御史,糾察內外官員。都察院與大理寺、刑部共同理刑,合稱三法司。此外,還按六部建制,設立六科給事中,負責稽察各部,駁正章疏違誤。為了加強對臣民的監視,明太祖還設立特務機構錦衣衛,後來明成祖朱棣又設立東廠,明孝宗朱祐樘再設西廠,合稱為「廠衛」。大都督府也於洪武十三年分為中、左、右、前、後五軍都督府,分管京師內外衛所和各地的都司,與兵部互相配合,又彼此牽制。經過改革,行政、監察司法、軍事三大系統的機構,互相獨立,彼此鉗制,最後均聽命於皇帝,形成了空前發展、高度集權的專制系統。
丞相廢除後,因百務叢集,明太祖曾仿照宋制,挑選幾名文人充當殿閣大學士,以備顧問。明成祖時,使閣臣並預機務,逐漸形成內閣制度。明宣宗朱瞻基更授予閣臣「票擬」(代皇帝草擬對各種章奏的處理意見)之權,同時又授予宦官機構司禮監「批硃」(代皇帝審批閣臣的票擬)之權,使之互相制約。皇帝通過內閣與司禮監兩套機構來行使專制權力,指揮整個官僚機器的運轉,明朝君主專制的中央集權制度進一步強化。
資料取材:http://www.china10k.com/trad/history/6/61/61z/61z18/61z1801.htm
" meta-author="arties"> 分享至facebook

明朝之中西文化交流

<div style="line-height: 17pt"><span style="font-size: medium"><span style="color: #993300">明朝之中西文化交流</span></span></div><div style="line-height: 17pt"><span style="font-size: medium"><span style="color: purple">一、西學的東傳</span></span></div><div style="text-indent: 24pt; line-height: 17pt"><span style="font-size: medium"><span style="color: navy">明末清初,歐西天主教士的東來,其最大的貢獻,是將西方文化傳人中國。以前宋元時歐西文化的東傳,常是間接的、片段的、模糊不清的。唯明末清初的</span></span><span style="font-size: medium"><span style="color: navy">歐西傳教士則是將西方的學術著作迢繹為中文,具體的介紹到中國來,許 多事</span></span><span style="font-size: medium"><span style="color: navy">物理論,為當時中國人聞所未聞。玆分述如下:</span></span></div><div style="line-height: 17pt"><span style="font-size: medium"><span style="color: purple">(一)語文學</span></span></div><div style="text-indent: 24pt; line-height: 17pt"><span style="font-size: medium"><span style="color: navy">利瑪竇著有西字奇跡一書,係用拉丁拼音注讀漢字。其後又有金尼閤</span></span><span style="font-size: medium"><span style="color: navy">(Trigault Nicolas)著西儒耳目資一書,也是講拉丁文拼音與注音的,其條理比西字奇跡更為完密,此為西人介紹拉丁文的最早著作。當時中國學人多受其影響,方以智之作通雅,即曾引述該書。荷蘭人占據臺灣,曾設學校,教授當地人學習拉丁文。當時士人的應用文件,都採用拉丁文,朋人稱為「紅毛字」。所以在明末清初,已有許多人懂得拉丁文。</span></span></div><div style="line-height: 17pt"><span style="font-size: medium"><span style="color: purple">(二)天文曆法</span></span></div><div style="text-indent: 24pt; line-height: 17pt"><span style="font-size: medium"><span style="color: navy">明清之際的西方傳教士,對於中國最大的貢獻是天文學和曆法。先是在萬曆</span></span><span style="font-size: medium"><span style="color: navy">三十八年,因為日蝕不驗,發現舊曆的錯誤,就有李之藻與五官正周子愚等上疏。請採用西洋曆法,以改良舊曆,並推舉龐迪我、龍華民、熊三拔等西洋教士。朝廷未及採納,而發生了南京反教風潮,而有禁止耶教、驅逐教土之令。後來延至天啟、崇禎年間,再發生日蝕的錯誤,舊大統曆與回回曆都不驗。明思宗便接受徐光啟的建議,成立曆局,以光啟為監督,主持修訂新曆法。即以崇禎原年戊辰為新曆元年,名之曰崇禎曆。並起用李之藻,徵聘教士龍華民、鄧玉函、羅雅各、湯若望等。開局之後,徐光啟便偕同李之藻、龍華民等,先從事譯書研究與觀察的工作。第二年李之藻病故,崇禎六年徐光啟也去世。當光啟病篤時,舉薦當時通曉西學的前陜西按察使李天經繼續主持曆局之事。後至崇禎七年,成曆書一百卷,共分十一部,名曰崇禎曆書,又名西洋新法曆書。崇禎六年又議訂曆法條議二十六則,曆法雖成而明亡,竟未及施行。後來清兵入關,即採用西洋教</span></span><span style="font-size: medium"><span style="color: navy">士所研訂的新曆法,並用湯若望為欽天監。繼湯後又用南懷仁為欽天監。南懷仁死,又用閔明我(Philippus Grimalali)、徐日昇(Thomas Pareira)、戴進寶(Ignatius Kogler)、巴多明(Aominicus- Perrenin)、高慎思(Joseph d esphina)、湯士選(Alexander de gouvea)、畢學源(Cajetanus Pires)等人,或為欽天監,或任顧問。</span></span></div><div style="text-indent: 24pt; line-height: 17pt"><span style="font-size: medium"><span style="color: navy">介紹西方天文曆法的譯述,重要的著作有利瑪竇與李之藻合著的乾坤體義、</span></span><span style="font-size: medium"><span style="color: navy">渾蓋通憲圖說,有徐光啟與諸教士共同譯述的日躔曆指、測天約說、測量全義、恆星曆指、月離曆指、交食曆指,與李天經所著的曆元等書。有清初西洋教士共同編譯的新法表異(湯若望作)、曆法西傳、康熙永年曆法、曆象考全書、儀象考成等書。與文字著作同時介紹到中國的是天文儀器的製造。在崇禎時,曆局成立,在鄧玉函、羅雅各等西洋傳教士指導下,製成新式天文儀器多種。包括</span></span><span style="font-size: medium"><span style="color: navy">「七政儀」、「列宿儀」、「平渾儀」、「交食儀」、「天球儀」、「地球儀」、「日晷」、「時鐘」。後來這些儀器多被闖賊李自成所毀。湯若望、南懷仁繼為欽天籃,又加以重造。在天文儀器中,觀測天象最重要的是望遠鏡,最早的望遠鏡是利瑪竇帶來,明人稱具千里鏡。徐光啟主持曆局時,曾倣製了幾架望遺鐃,取名「窺筩」。</span></span></div><div style="line-height: 17pt"><span style="font-size: medium"><span style="color: purple">(三)輿地學</span></span></div><div style="text-indent: 24pt; line-height: 17pt"><span style="font-size: medium"><span style="color: navy">最早介紹現代世界地圖知識至中國者,為利瑪竇之坤輿圖。利瑪竇初到端</span></span><span style="font-size: medium"><span style="color: navy">州時,即繪有坤輿圖以贈同好。及二十八年晉京謁見神宗時,除聖像、自鳴鐘外,曾進萬國圖誌一冊。所謂萬國圖誌,即當時的世界地圖,並附有說明。除此之外,利氏曾繪坤輿萬國全圖多幅。當時中國人嘆為得未曾有,好事者紛紛加以翻刻傳布,一時遂有多種不同版本的利氏世界地圖。利氏世界地圖的特點是:(1)說明地為圓形;(2)已有經緯度;(3)已有南北極與赤道,並說明南北晝夜之長短;(4)已有五大洲,為歐羅巴、亞細亞、利利瑪竇的世界輿圖之外,最著名的是艾儒略的職方外紀,書成於天放三年。</span></span></div><div style="text-indent: 24pt; line-height: 17pt"><span style="font-size: medium"><span style="color: navy">艾儒略的著作是根據利瑪竇與龐迪我兩人的輿地資料,加以他個人所搜集</span></span><span style="font-size: medium"><span style="color: navy">的見聞記錄而成。為之修訂刊行的是楊廷筠。內容所記多為世界各地的風土人 情,卷首附有萬國全圖,以下分洲敘述,最後則為四海總說。此書內容述歐洲尤其義大利之情形為最詳,因艾氏為意大利人也。利瑪竇、艾儒略之後,有南懷仁所繪製的坤輿全圖,成於康熙十三年。圖作兩半球形,並附有坤輿圖說兩卷,內容有一部分是錄自利、艾之書,別一部分則是增加的新材料。</span></span></div><div style="line-height: 17pt"><span style="font-size: medium"><span style="color: #993300">(四)數學</span></span></div><div style="text-indent: 24pt; line-height: 17pt"><span style="font-size: medium"><span style="color: navy">數學中最早譯為中文的是希臘數學家歐幾里得(Euclides)所著之幾何原</span></span><span style="font-size: medium"><span style="color: navy">本,為利瑪竇與徐光放所合譯。書成於萬曆三十五年,共六卷(第一卷講三角,第二卷講線,第三卷講圓,第四卷講圓外形,第五六卷論比例),所譯並非原書之全部。此書刊行後五年,徐光放復與龐迪我、熊三拔等加以校訂。</span></span></div><div style="line-height: 17pt"><span style="font-size: medium"><span style="color: navy">幾何原本之外,有關數學的重要譯著,有以下諸書:</span></span></div><div style="text-indent: 24pt; line-height: 17pt"><span style="font-size: medium"><span style="color: navy">1.圜容較義:萬曆三十六年,李之藻與利瑪竇合譯,論圓之內外初,屬於幾何範圍。2.測量法義:萬曆三十五年,徐光啟與利瑪竇合譯,論高深廣遠之測量</span></span><span style="font-size: medium"><span style="color: navy">法。3.測量全義:徐光放與羅雅各共著,內容包括平面三角與球面三角。4.同文算指:李之藻據利瑪寶所授寫成,內容為數學,包括四則算術與</span></span><span style="font-size: medium"><span style="color: navy">約分法。5.大測:崇禎時,徐光放所主持之曆局中所編譯,內容引述托勒密(Claudius Ptomaeus)之數學定理。</span></span></div><div style="text-indent: 24pt; line-height: 17pt"><span style="font-size: medium"><span style="color: navy">自從西洋傳教士將西方數學原理傳人中國後,中國學人受其影響,各種有關西法之數學著作,如勾股義(徐光啟著)、天學會通(薛風怍著)、幾何論約(杜知耕著)、曆算全書(梅文鼎著)、割圓八線(黃宗羲作)、赤水遺珍(梅穀成著)、杜式九術全本(張 冠著)、續增新法比例(陳厚耀著)、測量全義(袁士龍著)&hellip;&hellip;等,有如雨後春筍,不勝列舉。</span></span></div><div style="line-height: 17pt"><span style="font-size: medium"><span style="color: purple">(五)物理機械</span></span></div><div style="text-indent: 24pt; line-height: 17pt"><span style="font-size: medium"><span style="color: navy">(1)遠西奇器圖說:遠西奇器圖說是我國第一部講機械學的書,也是第一部具體介紹西方物理學的專書。原書為鄧玉函口授,而由王徵編著並繪圖。王徵字良甫,號葵心,陝西涇陽人。萬曆二十二年舉人,天啟二年進士。曾受洗入天主教,與西洋傳教士鄧玉函、金尼閣等過從甚密。王徵最好研究物理學,除編著奇器圖說外並自製機械多種,鄉人稱為諸葛孔明復生。奇器圖說一書是以圖為主,而加以說明。所列機械器物名稱有六十六項之多,動力名稱有二十九種,其原理則包括槓杆、滑車、螺旋等力學。蓋鄧玉函本為物理學家伽利略(Galileo)之知友,其物理學知識或深受伽氏之影響也。</span></span></div><div style="text-indent: 24pt; line-height: 17pt"><span style="font-size: medium"><span style="color: navy">王徵於奇器圖說之外,又著有新製諸器圖說,為其個人所發明創製的機械所</span></span><span style="font-size: medium"><span style="color: navy">作的圖說。根據王氏的著作,知道王氏運用其所傳授的西方物理學知識所作的奇器有「虹吸」、「鶴飲」、「輪繳」、「自行磨」、「自行車」、「運重機」、「連弩箭」、「生火機」、「代耕機」、「螺絲轉梯」、「折疊梯」、「活閘」(自行啟閉的水閘)等,這些奇器或為仿造,或為發明。</span></span></div><div style="text-indent: 24pt; line-height: 17pt"><span style="font-size: medium"><span style="color: navy">(2)泰西水法:泰西水法一書共六卷,為熊三拔所著,內容介紹西方取水、蓄水、運用水力之法。因水利有關農業灌溉,所以後來徐光啟著農政全書,其水利部分曾抄錄此書。後來清代初年的宮庭建築,如圓明園的噴水他,即係採用西洋水法,並為西洋傳教土所督造。</span></span></div><div style="text-indent: 24pt; line-height: 17pt"><span style="font-size: medium"><span style="color: navy">(3)鐘錶與小型機巧玩具:利瑪竇到北京進貢的物品中,最使明朝皇帝感覺興趣的,便是大小自鳴鐘。在利瑪竇之前,來中國的羅明鑒也曾以大自鳴鐘一座送給中國的總督。後來萬曆三十八年來中國的金尼閣,也曾攜有鐘錶進貢。</span></span></div><div style="text-indent: 24pt; line-height: 17pt"><span style="font-size: medium"><span style="color: navy">除了鐘錶之外,還有能自動的小玩具與小樂器等,在明末清初時,這類鐘</span></span><span style="font-size: medium"><span style="color: navy">錶曾大量的輸入,特為中國皇帝與貴族所愛好,各類筆記小說中,有關鐘錶的記載特多,清乾隆時,在圓明園中並特設有「鐘房」,以招待管理鐘錶的西洋教士,直到現在故宮中所保存的各一型各式的巧妙鐘錶為最多。從鐘錶與各種小型自動玩具的輸入,與王徵所作的奇器圖說看來,在明朝末年,這類小巧的機器工藝及其知識,已經相當普遍的傳入中國的社會。</span></span></div><div style="line-height: 17pt"><span style="font-size: medium"><span style="color: purple">二、中學的西傳</span></span></div><div style="text-indent: 24pt; line-height: 17pt"><span style="font-size: medium"><span style="color: navy">西洋傳教土的東來,將西學傳入中國,同時他們也將部分的中國學術傳到西方,形成一種文化交流,不過他們傳入中國的西學多,而傳往西方的中學則較少。</span></span></div><div style="text-indent: 24pt; line-height: 17pt"><span style="font-size: medium"><span style="color: navy">第一是中國經學的西傳,利瑪竇之來到中國廣東,首將四書譯為拉丁文,寄回義大利,此為四書西譯之始,時為西元一五九三年(萬曆二十一年)。繼之在西元一六二六年(天啟六年),比利時傳教士金尼閣又將五經譯為拉丁文,並在中國杭州出版。後來到清代初年,一般西洋傳教士紛紛大量的翻譯中國經書,寄往歐洲,並盛稱中國倫理哲單與政治思想的深湛,因而激起歐洲思想界的波瀾,曾一度非常嚮往中國,這留在後面講清史時再談。</span></span></div><div style="text-indent: 24pt; line-height: 17pt"><span style="font-size: medium"><span style="color: navy">第二是中國醫藥的西傅,為永曆王太后致送國書給教皇的波蘭籍教士卜彌格,曾以拉丁文著中醫示例一書,內容述有中國人看舌治病法,與醫名二百八十九條,此為最早具體向西方介紹中國醫學的一本書。中國的美術工藝如絲織品與磁器,很早便由商人傳入歐洲,唯中國式的庭園建築則在明清之際才傳入歐洲,且一度成為風氣,這其間也多少受傳教士的影響。西元一七五○年英王的建築師詹培士(W. Chambers)為肯特公爵(Kent)建築了一所完全中國式的建築,有雕欄、玉砌,有假山、浮屠。轉瞬間這種風氣流傳到法國與德國,為一部分德法人所喜好。德國的卡賽爾伯爵特別建造了一座中國村。其一切布置都倣中國,甚至村中的女子都穿著中國服裝。又有德國園藝家溫赤(Ludwig A. Unyer)著書盛稱中國的園亭建築,小橋流水、樓臺亭榭,極盡變化曲折之美,能引人人勝;非若歐洲建築之徒事整齊崇峻,而全無合蓄者所能比。<br /><a href="http://album.blog.yam.com/show.php?a=arties&amp;f=3141625&amp;i=119742707"><img alt="" style="width: 549px; height: 343px" src="http://pics13.blog.yam.com/6/userfile/a/arties/album/146be00cd3a48b.jpg" /></a></span></span></div><span style="font-size: 10pt; color: navy">資料取材:張星俍先生之東西交通史料匯篇與方豪先生之中西交通史</span><br />
繼續閱讀
一、西學的東傳
明末清初,歐西天主教士的東來,其最大的貢獻,是將西方文化傳人中國。以前宋元時歐西文化的東傳,常是間接的、片段的、模糊不清的。唯明末清初的歐西傳教士則是將西方的學術著作迢繹為中文,具體的介紹到中國來,許 多事物理論,為當時中國人聞所未聞。玆分述如下:
(一)語文學
利瑪竇著有西字奇跡一書,係用拉丁拼音注讀漢字。其後又有金尼閤(Trigault Nicolas)著西儒耳目資一書,也是講拉丁文拼音與注音的,其條理比西字奇跡更為完密,此為西人介紹拉丁文的最早著作。當時中國學人多受其影響,方以智之作通雅,即曾引述該書。荷蘭人占據臺灣,曾設學校,教授當地人學習拉丁文。當時士人的應用文件,都採用拉丁文,朋人稱為「紅毛字」。所以在明末清初,已有許多人懂得拉丁文。
(二)天文曆法
明清之際的西方傳教士,對於中國最大的貢獻是天文學和曆法。先是在萬曆三十八年,因為日蝕不驗,發現舊曆的錯誤,就有李之藻與五官正周子愚等上疏。請採用西洋曆法,以改良舊曆,並推舉龐迪我、龍華民、熊三拔等西洋教士。朝廷未及採納,而發生了南京反教風潮,而有禁止耶教、驅逐教土之令。後來延至天啟、崇禎年間,再發生日蝕的錯誤,舊大統曆與回回曆都不驗。明思宗便接受徐光啟的建議,成立曆局,以光啟為監督,主持修訂新曆法。即以崇禎原年戊辰為新曆元年,名之曰崇禎曆。並起用李之藻,徵聘教士龍華民、鄧玉函、羅雅各、湯若望等。開局之後,徐光啟便偕同李之藻、龍華民等,先從事譯書研究與觀察的工作。第二年李之藻病故,崇禎六年徐光啟也去世。當光啟病篤時,舉薦當時通曉西學的前陜西按察使李天經繼續主持曆局之事。後至崇禎七年,成曆書一百卷,共分十一部,名曰崇禎曆書,又名西洋新法曆書。崇禎六年又議訂曆法條議二十六則,曆法雖成而明亡,竟未及施行。後來清兵入關,即採用西洋教士所研訂的新曆法,並用湯若望為欽天監。繼湯後又用南懷仁為欽天監。南懷仁死,又用閔明我(Philippus Grimalali)、徐日昇(Thomas Pareira)、戴進寶(Ignatius Kogler)、巴多明(Aominicus- Perrenin)、高慎思(Joseph d esphina)、湯士選(Alexander de gouvea)、畢學源(Cajetanus Pires)等人,或為欽天監,或任顧問。
介紹西方天文曆法的譯述,重要的著作有利瑪竇與李之藻合著的乾坤體義、渾蓋通憲圖說,有徐光啟與諸教士共同譯述的日躔曆指、測天約說、測量全義、恆星曆指、月離曆指、交食曆指,與李天經所著的曆元等書。有清初西洋教士共同編譯的新法表異(湯若望作)、曆法西傳、康熙永年曆法、曆象考全書、儀象考成等書。與文字著作同時介紹到中國的是天文儀器的製造。在崇禎時,曆局成立,在鄧玉函、羅雅各等西洋傳教士指導下,製成新式天文儀器多種。包括「七政儀」、「列宿儀」、「平渾儀」、「交食儀」、「天球儀」、「地球儀」、「日晷」、「時鐘」。後來這些儀器多被闖賊李自成所毀。湯若望、南懷仁繼為欽天籃,又加以重造。在天文儀器中,觀測天象最重要的是望遠鏡,最早的望遠鏡是利瑪竇帶來,明人稱具千里鏡。徐光啟主持曆局時,曾倣製了幾架望遺鐃,取名「窺筩」。
(三)輿地學
最早介紹現代世界地圖知識至中國者,為利瑪竇之坤輿圖。利瑪竇初到端州時,即繪有坤輿圖以贈同好。及二十八年晉京謁見神宗時,除聖像、自鳴鐘外,曾進萬國圖誌一冊。所謂萬國圖誌,即當時的世界地圖,並附有說明。除此之外,利氏曾繪坤輿萬國全圖多幅。當時中國人嘆為得未曾有,好事者紛紛加以翻刻傳布,一時遂有多種不同版本的利氏世界地圖。利氏世界地圖的特點是:(1)說明地為圓形;(2)已有經緯度;(3)已有南北極與赤道,並說明南北晝夜之長短;(4)已有五大洲,為歐羅巴、亞細亞、利利瑪竇的世界輿圖之外,最著名的是艾儒略的職方外紀,書成於天放三年。
艾儒略的著作是根據利瑪竇與龐迪我兩人的輿地資料,加以他個人所搜集的見聞記錄而成。為之修訂刊行的是楊廷筠。內容所記多為世界各地的風土人 情,卷首附有萬國全圖,以下分洲敘述,最後則為四海總說。此書內容述歐洲尤其義大利之情形為最詳,因艾氏為意大利人也。利瑪竇、艾儒略之後,有南懷仁所繪製的坤輿全圖,成於康熙十三年。圖作兩半球形,並附有坤輿圖說兩卷,內容有一部分是錄自利、艾之書,別一部分則是增加的新材料。
(四)數學
數學中最早譯為中文的是希臘數學家歐幾里得(Euclides)所著之幾何原本,為利瑪竇與徐光放所合譯。書成於萬曆三十五年,共六卷(第一卷講三角,第二卷講線,第三卷講圓,第四卷講圓外形,第五六卷論比例),所譯並非原書之全部。此書刊行後五年,徐光放復與龐迪我、熊三拔等加以校訂。
幾何原本之外,有關數學的重要譯著,有以下諸書:
1.圜容較義:萬曆三十六年,李之藻與利瑪竇合譯,論圓之內外初,屬於幾何範圍。2.測量法義:萬曆三十五年,徐光啟與利瑪竇合譯,論高深廣遠之測量法。3.測量全義:徐光放與羅雅各共著,內容包括平面三角與球面三角。4.同文算指:李之藻據利瑪寶所授寫成,內容為數學,包括四則算術與約分法。5.大測:崇禎時,徐光放所主持之曆局中所編譯,內容引述托勒密(Claudius Ptomaeus)之數學定理。
自從西洋傳教士將西方數學原理傳人中國後,中國學人受其影響,各種有關西法之數學著作,如勾股義(徐光啟著)、天學會通(薛風怍著)、幾何論約(杜知耕著)、曆算全書(梅文鼎著)、割圓八線(黃宗羲作)、赤水遺珍(梅穀成著)、杜式九術全本(張 冠著)、續增新法比例(陳厚耀著)、測量全義(袁士龍著)……等,有如雨後春筍,不勝列舉。
(五)物理機械
(1)遠西奇器圖說:遠西奇器圖說是我國第一部講機械學的書,也是第一部具體介紹西方物理學的專書。原書為鄧玉函口授,而由王徵編著並繪圖。王徵字良甫,號葵心,陝西涇陽人。萬曆二十二年舉人,天啟二年進士。曾受洗入天主教,與西洋傳教士鄧玉函、金尼閣等過從甚密。王徵最好研究物理學,除編著奇器圖說外並自製機械多種,鄉人稱為諸葛孔明復生。奇器圖說一書是以圖為主,而加以說明。所列機械器物名稱有六十六項之多,動力名稱有二十九種,其原理則包括槓杆、滑車、螺旋等力學。蓋鄧玉函本為物理學家伽利略(Galileo)之知友,其物理學知識或深受伽氏之影響也。
王徵於奇器圖說之外,又著有新製諸器圖說,為其個人所發明創製的機械所作的圖說。根據王氏的著作,知道王氏運用其所傳授的西方物理學知識所作的奇器有「虹吸」、「鶴飲」、「輪繳」、「自行磨」、「自行車」、「運重機」、「連弩箭」、「生火機」、「代耕機」、「螺絲轉梯」、「折疊梯」、「活閘」(自行啟閉的水閘)等,這些奇器或為仿造,或為發明。
(2)泰西水法:泰西水法一書共六卷,為熊三拔所著,內容介紹西方取水、蓄水、運用水力之法。因水利有關農業灌溉,所以後來徐光啟著農政全書,其水利部分曾抄錄此書。後來清代初年的宮庭建築,如圓明園的噴水他,即係採用西洋水法,並為西洋傳教土所督造。
(3)鐘錶與小型機巧玩具:利瑪竇到北京進貢的物品中,最使明朝皇帝感覺興趣的,便是大小自鳴鐘。在利瑪竇之前,來中國的羅明鑒也曾以大自鳴鐘一座送給中國的總督。後來萬曆三十八年來中國的金尼閣,也曾攜有鐘錶進貢。
除了鐘錶之外,還有能自動的小玩具與小樂器等,在明末清初時,這類鐘錶曾大量的輸入,特為中國皇帝與貴族所愛好,各類筆記小說中,有關鐘錶的記載特多,清乾隆時,在圓明園中並特設有「鐘房」,以招待管理鐘錶的西洋教士,直到現在故宮中所保存的各一型各式的巧妙鐘錶為最多。從鐘錶與各種小型自動玩具的輸入,與王徵所作的奇器圖說看來,在明朝末年,這類小巧的機器工藝及其知識,已經相當普遍的傳入中國的社會。
二、中學的西傳
西洋傳教土的東來,將西學傳入中國,同時他們也將部分的中國學術傳到西方,形成一種文化交流,不過他們傳入中國的西學多,而傳往西方的中學則較少。
第一是中國經學的西傳,利瑪竇之來到中國廣東,首將四書譯為拉丁文,寄回義大利,此為四書西譯之始,時為西元一五九三年(萬曆二十一年)。繼之在西元一六二六年(天啟六年),比利時傳教士金尼閣又將五經譯為拉丁文,並在中國杭州出版。後來到清代初年,一般西洋傳教士紛紛大量的翻譯中國經書,寄往歐洲,並盛稱中國倫理哲單與政治思想的深湛,因而激起歐洲思想界的波瀾,曾一度非常嚮往中國,這留在後面講清史時再談。
第二是中國醫藥的西傅,為永曆王太后致送國書給教皇的波蘭籍教士卜彌格,曾以拉丁文著中醫示例一書,內容述有中國人看舌治病法,與醫名二百八十九條,此為最早具體向西方介紹中國醫學的一本書。中國的美術工藝如絲織品與磁器,很早便由商人傳入歐洲,唯中國式的庭園建築則在明清之際才傳入歐洲,且一度成為風氣,這其間也多少受傳教士的影響。西元一七五○年英王的建築師詹培士(W. Chambers)為肯特公爵(Kent)建築了一所完全中國式的建築,有雕欄、玉砌,有假山、浮屠。轉瞬間這種風氣流傳到法國與德國,為一部分德法人所喜好。德國的卡賽爾伯爵特別建造了一座中國村。其一切布置都倣中國,甚至村中的女子都穿著中國服裝。又有德國園藝家溫赤(Ludwig A. Unyer)著書盛稱中國的園亭建築,小橋流水、樓臺亭榭,極盡變化曲折之美,能引人人勝;非若歐洲建築之徒事整齊崇峻,而全無合蓄者所能比。
資料取材:張星俍先生之東西交通史料匯篇與方豪先生之中西交通史
" meta-author="arties"> 分享至facebook

明代思想文化發展的歷史作用

<div><span style="font-size: medium"><span style="color: #993300">明代思想文化發展的歷史作用~</span><span style="color: #993300">中央民族大學歷史系教授</span><span style="color: #993300">陳梧桐</span></span></div><div style="text-indent: 24pt"><span style="font-size: medium"><span style="color: #000000">明代國家的統一與中央集權的強化,農業和手工業生產的恢復與發展,特別是中後期商品經濟的繁榮與資本主義萌芽的出現,有力地推動了思想文化的發展。而思想文化的發展,反過來又對明代社會的政治和經濟產生了巨大的影響和作用。</span></span></div><div style="text-indent: 24pt"><span style="font-size: medium"><span style="color: #000000">首先,科學技術的進步,推動了社會經濟發展。在農業生產技術方面,人們通過長期的實踐,已知七種「榨油枯餅」(油餅肥)的不同肥效,並懂得使用磷肥,認為「凡土性帶冷漿者,宜骨灰蘸秧根(凡禽獸骨),石灰淹苗足」(宋應星:《天工開物.乃粒》),還掌握了使用砒霜拌種以防蟲害的技術,從而提高了糧食的產量。在手工業生產技術方面,陶瓷的生產在繼承前人裝飾藝術的基礎上,大量興起用筆畫彩的方法,發展出著名的「鬥彩」和「五彩」,生產大量精美的「彩瓷」而遠銷國內外。在礦業方面,明中後期在採煤中發明了排除瓦斯和支撐巷道頂部防止發生事故的辦法,在銅鐵生產中使用裝有活塞、活門的鼓風裝置,實現冶煉生鐵的半連續性,並發明灌銅冶煉技術等,使煤炭和鋼鐵的產量大幅度提高。在造船航海方面,明代造船技術的發達,「牽星板」、水羅經等導航設備的先進以及駛風技術的高超,為鄭和下西洋和明中後期私人海外貿易的興起提供了必要條件。造紙印刷技術的發達,促進了刻書業的繁榮,除了印刷士大夫科舉需要的經史窗稿外,還大量刊刻廣大市民工商業者需要的書籍。其中,小說、戲曲之類的書籍有利於提高一般市民的文化素養,而《士商必要》之類與工商業經營管理相關的著作,又對工商業的發展起著積極的推動作用。</span></span></div><div style="text-indent: 24pt"><span style="font-size: medium"><span style="color: #000000">第二,價值觀念的變化,加速了社會風尚的演變。明中後期隨著商品經濟的發展,人們的價值觀念逐步發生變化,「唯利是趨,視仁義若土芥,不復顧惜」(伍袁萃:《林居漫錄.別集》卷3)。當時的思想家進一步肯定了人的物欲。一些政治家和思想家還提出工商皆本的主張。價值觀念的這種變化,對正在急劇轉變的社會風尚無疑起著推波助瀾的作用。人們紛紛「農而賈」。不僅是平民百姓,就連那些封建權貴、地主士大夫也不甘後人,「雖士大夫之家,皆以商賈游於四方」(康熙《徽州府志.風俗》)。有的行商中鹽,有的販賣錢鈔,有的造房出租,有的賃舟取利,有的赴邊互市,有的通番下海,有的開機房、典鋪、牙店、塌房、官店,連貴為九五之尊的明武宗也大開皇店以牟利。在這股逐利風潮的衝擊下,崇尚金錢、追求奢靡、婚姻論財、服舍逾制、倫常失序等現象層出不窮。</span></span></div><div style="text-indent: 24pt"><span style="font-size: medium"><span style="color: #000000">第三,實學思潮的湧起,推進了改革事業的發展。明中後期的一些政治家、思想家在批判理學空談性理的同時,積極提倡講求實學。這股實學思潮,不僅促使許多科學家深入民間,進行調查、訪問、觀察、試驗,寫出《本草綱目》、《樂律全書》、《農政全書》、《徐霞客游記》、《天工開物》等一批科學巨著,還推動一批有作為的政治家和學者,投身於各種改革事業,如海瑞、張居正等。後來隨著社會矛盾的日益發展,講求實學的一些政治家如東林黨人、復社成員,都曾針對現實的種種弊端,力圖倡導改革,許多人還為此獻出了生命。有些講求實學的軍事家,也大力推行軍事改革,如強調「兵事須求實際」的戚繼光。有些倡導實學的學者,則著力於史學改革,如談遷針對「國史之失職,未有甚於我朝」的狀況廣泛搜集列朝實錄、崇禎邸抄和百餘種私家著術,四出調查訪問,摒棄「飾說」,據筆直書,寫出了一部明史巨著《國榷》。</span></span></div><div style="text-indent: 24pt"><span style="font-size: medium"><span style="color: #000000">第四,主體意識的覺醒,衝擊著明朝的封建專制統治。明朝高度集權的君主專制,以程朱理學為理論基礎,並用等級制度和宗法關係把每個社會成員都納入貴賤有別、尊卑有等的禮制網絡之中。明中後期一些思想家,對程朱理學發起挑戰,肯定人的價值,肯定人的欲望,反對禁欲主義,肯定人是平等的,反對人身依附。在這股思潮的影響下,人們的主體意識開始覺醒,起而沖決封建禮制和倫理道德的羅網,使明王朝賴以維護專制統治的等級秩序和宗法關係發生動搖。「民間之卑脅尊,少陵長,後輩侮前輩,奴婢叛家長之變態百出」(管志道:《從先維俗議》卷2)。就是在一個家族內部,以往溫情脈脈的面紗也被同族相爭所撕破,以致「宗派失序,凌兢日開,視九族為胡越,待本支如仇仇,恃強以凌弱,因眾以侮寡,挾大以欺少,恃富以凌貧。或子孫以抗伯叔,或子孫而犯妣族,況種種敗倫之事,尤有不可勝言者」(嘉慶《山東章邱牛氏族譜》原序)。處於社會最底層的娼優僕隸,其子弟有的通過經商營利提高了經濟地位,身價頓時倍增,躋身於士紳之列。「初縉紳皆醜之,而今則樂與為朋矣,即地方監司亦多與往來,宴飲饋遺,恬然無復廉恥之色」(《林居漫錄.前集》卷3),「抑有甚者,縉紳家之女惟財是計,不問非類」而與之婚配。到了明朝末年,廣大奴僕更奮起抗爭,逃亡、索契、殺主之事件比比皆是。他們零散的鬥爭,最後與各地的農民起義匯聚在一起。<br /><a href="http://album.blog.yam.com/show.php?a=arties&amp;f=3141525&amp;i=119739760"><img style="width: 544px; height: 429px" alt="" src="http://pics13.blog.yam.com/6/userfile/a/arties/album/146bdfbb4d4cd4.jpg" /></a></span></span></div><span style="font-size: 10pt">資料取材:</span><span style="font-size: 10pt">http://www.china10k.com/trad/history/6/61/61z/61z20/61z2003.htm</span>
繼續閱讀
明代國家的統一與中央集權的強化,農業和手工業生產的恢復與發展,特別是中後期商品經濟的繁榮與資本主義萌芽的出現,有力地推動了思想文化的發展。而思想文化的發展,反過來又對明代社會的政治和經濟產生了巨大的影響和作用。
首先,科學技術的進步,推動了社會經濟發展。在農業生產技術方面,人們通過長期的實踐,已知七種「榨油枯餅」(油餅肥)的不同肥效,並懂得使用磷肥,認為「凡土性帶冷漿者,宜骨灰蘸秧根(凡禽獸骨),石灰淹苗足」(宋應星:《天工開物.乃粒》),還掌握了使用砒霜拌種以防蟲害的技術,從而提高了糧食的產量。在手工業生產技術方面,陶瓷的生產在繼承前人裝飾藝術的基礎上,大量興起用筆畫彩的方法,發展出著名的「鬥彩」和「五彩」,生產大量精美的「彩瓷」而遠銷國內外。在礦業方面,明中後期在採煤中發明了排除瓦斯和支撐巷道頂部防止發生事故的辦法,在銅鐵生產中使用裝有活塞、活門的鼓風裝置,實現冶煉生鐵的半連續性,並發明灌銅冶煉技術等,使煤炭和鋼鐵的產量大幅度提高。在造船航海方面,明代造船技術的發達,「牽星板」、水羅經等導航設備的先進以及駛風技術的高超,為鄭和下西洋和明中後期私人海外貿易的興起提供了必要條件。造紙印刷技術的發達,促進了刻書業的繁榮,除了印刷士大夫科舉需要的經史窗稿外,還大量刊刻廣大市民工商業者需要的書籍。其中,小說、戲曲之類的書籍有利於提高一般市民的文化素養,而《士商必要》之類與工商業經營管理相關的著作,又對工商業的發展起著積極的推動作用。
第二,價值觀念的變化,加速了社會風尚的演變。明中後期隨著商品經濟的發展,人們的價值觀念逐步發生變化,「唯利是趨,視仁義若土芥,不復顧惜」(伍袁萃:《林居漫錄.別集》卷3)。當時的思想家進一步肯定了人的物欲。一些政治家和思想家還提出工商皆本的主張。價值觀念的這種變化,對正在急劇轉變的社會風尚無疑起著推波助瀾的作用。人們紛紛「農而賈」。不僅是平民百姓,就連那些封建權貴、地主士大夫也不甘後人,「雖士大夫之家,皆以商賈游於四方」(康熙《徽州府志.風俗》)。有的行商中鹽,有的販賣錢鈔,有的造房出租,有的賃舟取利,有的赴邊互市,有的通番下海,有的開機房、典鋪、牙店、塌房、官店,連貴為九五之尊的明武宗也大開皇店以牟利。在這股逐利風潮的衝擊下,崇尚金錢、追求奢靡、婚姻論財、服舍逾制、倫常失序等現象層出不窮。
第三,實學思潮的湧起,推進了改革事業的發展。明中後期的一些政治家、思想家在批判理學空談性理的同時,積極提倡講求實學。這股實學思潮,不僅促使許多科學家深入民間,進行調查、訪問、觀察、試驗,寫出《本草綱目》、《樂律全書》、《農政全書》、《徐霞客游記》、《天工開物》等一批科學巨著,還推動一批有作為的政治家和學者,投身於各種改革事業,如海瑞、張居正等。後來隨著社會矛盾的日益發展,講求實學的一些政治家如東林黨人、復社成員,都曾針對現實的種種弊端,力圖倡導改革,許多人還為此獻出了生命。有些講求實學的軍事家,也大力推行軍事改革,如強調「兵事須求實際」的戚繼光。有些倡導實學的學者,則著力於史學改革,如談遷針對「國史之失職,未有甚於我朝」的狀況廣泛搜集列朝實錄、崇禎邸抄和百餘種私家著術,四出調查訪問,摒棄「飾說」,據筆直書,寫出了一部明史巨著《國榷》。
第四,主體意識的覺醒,衝擊著明朝的封建專制統治。明朝高度集權的君主專制,以程朱理學為理論基礎,並用等級制度和宗法關係把每個社會成員都納入貴賤有別、尊卑有等的禮制網絡之中。明中後期一些思想家,對程朱理學發起挑戰,肯定人的價值,肯定人的欲望,反對禁欲主義,肯定人是平等的,反對人身依附。在這股思潮的影響下,人們的主體意識開始覺醒,起而沖決封建禮制和倫理道德的羅網,使明王朝賴以維護專制統治的等級秩序和宗法關係發生動搖。「民間之卑脅尊,少陵長,後輩侮前輩,奴婢叛家長之變態百出」(管志道:《從先維俗議》卷2)。就是在一個家族內部,以往溫情脈脈的面紗也被同族相爭所撕破,以致「宗派失序,凌兢日開,視九族為胡越,待本支如仇仇,恃強以凌弱,因眾以侮寡,挾大以欺少,恃富以凌貧。或子孫以抗伯叔,或子孫而犯妣族,況種種敗倫之事,尤有不可勝言者」(嘉慶《山東章邱牛氏族譜》原序)。處於社會最底層的娼優僕隸,其子弟有的通過經商營利提高了經濟地位,身價頓時倍增,躋身於士紳之列。「初縉紳皆醜之,而今則樂與為朋矣,即地方監司亦多與往來,宴飲饋遺,恬然無復廉恥之色」(《林居漫錄.前集》卷3),「抑有甚者,縉紳家之女惟財是計,不問非類」而與之婚配。到了明朝末年,廣大奴僕更奮起抗爭,逃亡、索契、殺主之事件比比皆是。他們零散的鬥爭,最後與各地的農民起義匯聚在一起。
資料取材:http://www.china10k.com/trad/history/6/61/61z/61z20/61z2003.htm" meta-author="arties"> 分享至facebook

明代傢俱文化

<div><span style="font-size: medium"><span style="font-weight: normal; color: #993300">明代家具文化:奢侈品的密碼~</span><span style="color: #993300">陳瀟俐、雷勇</span></span></div><div style="text-indent: 24pt"><span style="color: #000000"><span style="font-size: medium"><span>奢侈品(Luxury) 詞源於拉丁文中的詞彙:&ldquo;光&rdquo;(Lux)。所以,奢侈品應是閃光的、明亮的、吸引人的、讓人享受的物品。奢侈品在經濟學上講,指的是價值/品質關係比值最高的產品。從營銷學的角度上看,奢侈品又是無形價值/有形價值關係比值最高的產品。其無形價值已遠遠大於其使用價值了。其無形價,即奢侈品的密碼就是底蘊深厚的富貴文化。這種文化價值主要來自於它的歷史和精英人士引領的審美價值取向。</span></span></span></div><div style="text-indent: 24pt"><span style="color: #000000"><span style="font-size: medium"><span>奢侈品是為高端的成功人士服務的,使用奢侈品牌的人,都是那種具有優越感的人,他們追求富貴的文化價值。正如路易十三公司描述自的:&ldquo;在一瓶乾邑中領悟到無上的境界,體驗登頂的感受。&rdquo;如果除去感受和想像,單單50毫升400歐元的標價,那絕對不是奢侈品。</span></span></span></div><div style="text-indent: 24pt"><span style="color: #000000"><span style="font-size: medium"><span>明代家具是中國家具史上的里程碑,被推崇為代表中國家具發展的高峰時期,形成了具有特有深邃文化底蘊的奢侈品。</span></span></span></div><div style="text-indent: 24pt"><span style="color: #000000"><span style="font-size: medium"><span>對於可以直接感覺到的實體來說,它的感官特徵賦予了它一部分特質,作為科學分析的客觀對象,這些特質是十分重要的。而實體之所以有趣、有意義還在於它是某些故事,某種生活,某種情感,甚而某種精神的載體,對於主觀體驗來說這些尤為可貴。明代的家具不正是如此嗎?一桌,一椅,一幾,一塌佈置於某位文人墨客的庭院堂榭之中,陪伴他從春秋到寒暑,從晨鐘到暮鼓,從花開到花謝,從燕來到燕去,還陪伴他讀書、會友、吟詩、作畫、奕棋、撫琴、賞花、對酒、品茗、參禪,進而陪伴著他的閒情逸致,喜怒哀樂,和他一起對待生活、人生和世界,他們是水乳相融的一體。</span></span></span></div><div style="text-indent: 24pt"><span style="color: #000000"><span style="font-size: medium"><span>明代家具,從其生理性的實用功能來說,有其科學性的一面,比如官帽椅的靠背所呈現的曲線和人體背部脊椎的曲線,可以提供舒適的支撐,明代大量的椅子的坐面為藤編制而成,它涼爽透氣,富有彈性,適合夏季使用;&ldquo;滾凳&rdquo;的中心滾軸可以按摩人的腿部肌肉神經,起到很好的生理按摩作用。</span></span></span></div><div style="text-indent: 24pt"><span style="color: #000000"><span style="font-size: medium"><span>然而,明代家具之所以成為經典,除此之外,一個非常特殊而又極為重要的因素就是大批明代文人在理論和實踐兩個方面,直接參與了家具的設計和研究,賦予了明代家具以文人的審美觀。在中國傳統社會中,&ldquo;讀書&rdquo;成為一種十分難得和榮耀的事情,&ldquo;土,農,工,商&rdquo;,以文人為主體的士在傳統社會中的地位是至高無上的。文人始終在中國傳統精英文化中浸染,其生活為式、審美情操和精神理念,都有著鮮明的特點,使明代家具從理論研究到設計、製作、收藏、擺放、使用都融入到一種醇厚的文化氛圍之中,促成了一種精緻的審美生活的發展。</span></span></span></div><div style="text-indent: 24pt"><span style="color: #000000"><span style="font-size: medium"><span>一個文人最能安身立命之地,就是他的書房,通常稱為書齋。文震亨在《長物志》中重點描繪了文人書房的家具和陳設:</span></span></span></div><div style="text-indent: 24pt"><span style="color: #000000"><span style="font-size: medium"><span>1.坐幾:天然幾一,設於室中左邊東向,不可迫近窗欄,意避風日。幾上置舊研一,筆筒一,筆規一,水中丞一,研山一。古人置研具在左,以墨光不閃眼,置于燈下更宜。書冊,鎮紙各一。</span></span></span></div><div style="text-indent: 24pt"><span style="color: #000000"><span style="font-size: medium"><span>2.莊具:湘竹榻及禪椅皆可坐,冬夜以古錦製縟、或設帛比皆可。</span></span></span></div><div style="text-indent: 24pt"><span style="color: #000000"><span style="font-size: medium"><span>3.椅榻憑架:齋中只可置四椅一榻,他如古須彌座,短榻、矮幾、呈幾之類,不妨多設。忌靠壁平設數椅屏風。僅可置一面書架及櫥,俱列以圖史,然亦不易太雜。</span></span></span></div><div style="text-indent: 24pt"><span style="color: #000000"><span style="font-size: medium"><span>4.小室:幾榻俱不宜多置,但取古置狹邊書幾一置于中,上設筆硯、香合、熏爐之屬,俱小而雅,別設古石小几一,以置若毆茶具。小榻一,以供偃臥坐。不必掛圖,或置古奇石,或以小佛櫥供金小佛於上亦可。</span></span></span></div><div style="text-indent: 24pt"><span style="color: #000000"><span style="font-size: medium"><span>由此可以想見的是,明代文人的讀書生活中包含著豐富的審美意蘊。讀書生活不僅僅是一件嚴肅刻苦刻板的活動,更是陶冶情趣,怡神養性的活動。讀書生活,與之相應的書房的家具和器物陳設,體現了主人的生活品位與審美意趣。</span></span></span></div><div style="text-indent: 24pt"><span style="color: #000000"><span style="font-size: medium"><span>明代家具作為一種文化現象,受到中國傳統哲學觀的影響是深遠的。《易經》中的名言:&ldquo;形而上者謂之道,形而下者謂之器&rdquo;,所謂&ldquo;形而上&rdquo;即為&ldquo;理念世界&rdquo;。中國傳統文人終其一生&ldquo;格物致和&rdquo;,通過滲透現象世界來上達理念世界,由&ldquo;器&rdquo;上升到&ldquo;道&rdquo;。正如《莊子‧養生主》中所描繪的&ldquo;皰丁解牛&rdquo;中所言:&ldquo;臣之所好者,道也,進科技矣。&rdquo;主流精英文化對於&ldquo;道&rdquo;的重視遠遠在&ldquo;器&rdquo;之上&ldquo;重道輕器&rdquo;。</span></span></span></div><div style="text-indent: 24pt"><span style="color: #000000"><span style="font-size: medium"><span>入世之擔當的儒家賦予了明代家具以沉鬱、莊重、溫厚、偉岸;出世之逍遙的道家賦予其以空靈、飄逸、柔婉、清新。</span></span></span></div><div style="text-indent: 24pt"><span style="color: #000000"><span style="font-size: medium"><span>以儒家為主的道德禮儀教化培養出&ldquo;君子訴諸己,小人訴諸人&rdquo;的內向的人格修養和東方古典人格內斂矜持的含蓄。以克己復禮為美德,以外露張揚為惡習。這種矜持內向的人格影響著東方式的審美情趣,表現為含而不露,沉靜內向的審美特徵。明代家具使用深色的硬木,比如紫檀,即是取其沉靜內,靜而不喧的色彩和光澤。家具的造型方寸有度,不追求誇張,線條柔緩有至,絕無狂噪張揚。儒學倡導的道德禮儀教化還注重在家具中體現出人與人的關係。&ldquo;交椅&rdquo;體現人的地位的至高無上;八仙桌的不同位置體現不一樣的重要性;用&ldquo;拜匣&rdquo;盛放名貼以示鄭重的禮節。</span></span></span></div><div style="text-indent: 24pt"><span style="color: #000000"><span style="font-size: medium"><span>道家哲學注重道法自然的超脫。莊子曾說:&ldquo;天地與我並生,而萬物與我為一&rdquo;,人與自然的融合,首先是賦予自然情感,從而使人與自然獲得共通,進而達到忘我的境界。明代家具使用珍貴紅木天然用材不加髹漆,呈現天然紋理的自然之美,寄託文人的山水情懷,&ldquo;丹漆不文,白玉不雕,寶玉不飾,何也,質有餘而不受飾也&rdquo;。歸於樸實、自然、天真和自由。&ldquo;水之清,不雜則清,莫動則平,郁閉而不流,亦不能清。&rdquo;《莊子‧刻意》。所以在家具形態的細節刻畫上,各種豐富多彩、千變萬化的線型恰如其分的運用於其中,有&ldquo;S</span><span>&rdquo;</span><span>形靠背;搭腦,由多種自由曲線組成的,顯得雄勁生動;扶手矮老的曲線也是流暢自如,長短寬窄富有變化;腿的線腳也是豐富多彩的,明式家具一般是圓腿居多,但腿的上下粗細變化自然,流暢秀麗;足部形狀變化多樣,外翻馬蹄活潑輕快,內翻馬蹄穩重大方。家具的造型也由此變得生動而有靈氣。靜寂重於境界、意蘊,流動主要指體勢、脈絡;前者是內在的,本質的,後者大多是外部形式的,二者相輔相成。靜與動是一個範疇,另一個範疇是虛與實。明代圈椅主要特點的椅圈部分,是由搭腦與扶手融合成的獨具特色的兩圓心優美曲線形成,椅圈的圓弧半徑與端部彎頭半徑的比例正好是2:1,兩圈外切形成了圈椅的軛狀優美曲線;靠背的鏤空雕化裝飾;輕巧的圓形椅腿,處向虛的設計留有餘地,發入深思,回味無窮,給人以靜謐空靈之感。</span></span></span></div><div style="text-indent: 24pt"><span style="color: #000000"><span style="font-size: medium"><span>相對於工業化快速的生產為式誕生的是千篇一律的商品,手工製作的明代家具在製作的過程中融入了製造者的思想和創造,每一件都是獨一無二的工藝品。&ldquo;慢出細活&rdquo;,無獨有偶,全球頂級運動型豪華車&ldquo;賓利&rdquo;(Bentley),其車身在生產線上每分鐘才轉動6英寸。誕生於1838年的</span><span>&ldquo;</span><span>百達翡麗</span><span>&rdquo;</span><span>(Patek Philippe)手錶,有</span><span>&ldquo;</span><span>鐘錶之王</span><span>&rdquo;</span><span>美譽,每款表從設計到製作出來至少需要5年實踐。明代家具是文人生活中追求精工細作的器物,無不製作精良考究,尤其在細節處的雕刻紋樣,雕工細膩、圓潤、靈動,絕非倉促之下,手藝粗糙的情況下可以完成的。更重要的是每一件</span><span>&ldquo;</span><span>細膩</span><span>&rdquo;</span><span>的審美觀,一方面源於外部緩慢而靜態的生活,一方面源於內在細膩雋永的心態,兩者相輔相成。由此,進入了馬斯洛描述的人類最高層次的需要</span><span>&ldquo;</span><span>自我實現</span><span>&rdquo;</span><span>,打造了成為家具明珠的奢侈品。</span></span></span></div><div style="text-indent: 24pt"><span style="color: #000000"><span style="font-size: medium"><span>從美學的角度去審視明代家具,它反應給我們最直接、最突出的感受,是一股撲面而來的濃郁的書卷氣。明代家具作為明代文化的載體,它使我們在歷史的長河流經了若干個世紀之後的今天,依然能夠透過一件件明代家具深刻的感悟明代社會濃郁的文人氣息,成為中國傳統文化中璀璨的奢侈品。<br /></span></span></span><span style="font-size: medium"><a href="http://album.blog.yam.com/show.php?a=arties&amp;f=3164234&amp;i=120593891"><img style="width: 542px; height: 393px" alt="" src="http://pics13.blog.yam.com/6/userfile/a/arties/album/146c46c9ca8b0c.jpg" /></a></span></div><span style="font-size: x-small"><span style=""><span style=""><span style="color: black">資料取材:72家論壇網</span></span></span></span>
繼續閱讀
奢侈品(Luxury) 詞源於拉丁文中的詞彙:“光”(Lux)。所以,奢侈品應是閃光的、明亮的、吸引人的、讓人享受的物品。奢侈品在經濟學上講,指的是價值/品質關係比值最高的產品。從營銷學的角度上看,奢侈品又是無形價值/有形價值關係比值最高的產品。其無形價值已遠遠大於其使用價值了。其無形價,即奢侈品的密碼就是底蘊深厚的富貴文化。這種文化價值主要來自於它的歷史和精英人士引領的審美價值取向。
奢侈品是為高端的成功人士服務的,使用奢侈品牌的人,都是那種具有優越感的人,他們追求富貴的文化價值。正如路易十三公司描述自的:“在一瓶乾邑中領悟到無上的境界,體驗登頂的感受。”如果除去感受和想像,單單50毫升400歐元的標價,那絕對不是奢侈品。
明代家具是中國家具史上的里程碑,被推崇為代表中國家具發展的高峰時期,形成了具有特有深邃文化底蘊的奢侈品。
對於可以直接感覺到的實體來說,它的感官特徵賦予了它一部分特質,作為科學分析的客觀對象,這些特質是十分重要的。而實體之所以有趣、有意義還在於它是某些故事,某種生活,某種情感,甚而某種精神的載體,對於主觀體驗來說這些尤為可貴。明代的家具不正是如此嗎?一桌,一椅,一幾,一塌佈置於某位文人墨客的庭院堂榭之中,陪伴他從春秋到寒暑,從晨鐘到暮鼓,從花開到花謝,從燕來到燕去,還陪伴他讀書、會友、吟詩、作畫、奕棋、撫琴、賞花、對酒、品茗、參禪,進而陪伴著他的閒情逸致,喜怒哀樂,和他一起對待生活、人生和世界,他們是水乳相融的一體。
明代家具,從其生理性的實用功能來說,有其科學性的一面,比如官帽椅的靠背所呈現的曲線和人體背部脊椎的曲線,可以提供舒適的支撐,明代大量的椅子的坐面為藤編制而成,它涼爽透氣,富有彈性,適合夏季使用;“滾凳”的中心滾軸可以按摩人的腿部肌肉神經,起到很好的生理按摩作用。
然而,明代家具之所以成為經典,除此之外,一個非常特殊而又極為重要的因素就是大批明代文人在理論和實踐兩個方面,直接參與了家具的設計和研究,賦予了明代家具以文人的審美觀。在中國傳統社會中,“讀書”成為一種十分難得和榮耀的事情,“土,農,工,商”,以文人為主體的士在傳統社會中的地位是至高無上的。文人始終在中國傳統精英文化中浸染,其生活為式、審美情操和精神理念,都有著鮮明的特點,使明代家具從理論研究到設計、製作、收藏、擺放、使用都融入到一種醇厚的文化氛圍之中,促成了一種精緻的審美生活的發展。
一個文人最能安身立命之地,就是他的書房,通常稱為書齋。文震亨在《長物志》中重點描繪了文人書房的家具和陳設:
1.坐幾:天然幾一,設於室中左邊東向,不可迫近窗欄,意避風日。幾上置舊研一,筆筒一,筆規一,水中丞一,研山一。古人置研具在左,以墨光不閃眼,置于燈下更宜。書冊,鎮紙各一。
2.莊具:湘竹榻及禪椅皆可坐,冬夜以古錦製縟、或設帛比皆可。
3.椅榻憑架:齋中只可置四椅一榻,他如古須彌座,短榻、矮幾、呈幾之類,不妨多設。忌靠壁平設數椅屏風。僅可置一面書架及櫥,俱列以圖史,然亦不易太雜。
4.小室:幾榻俱不宜多置,但取古置狹邊書幾一置于中,上設筆硯、香合、熏爐之屬,俱小而雅,別設古石小几一,以置若毆茶具。小榻一,以供偃臥坐。不必掛圖,或置古奇石,或以小佛櫥供金小佛於上亦可。
由此可以想見的是,明代文人的讀書生活中包含著豐富的審美意蘊。讀書生活不僅僅是一件嚴肅刻苦刻板的活動,更是陶冶情趣,怡神養性的活動。讀書生活,與之相應的書房的家具和器物陳設,體現了主人的生活品位與審美意趣。
明代家具作為一種文化現象,受到中國傳統哲學觀的影響是深遠的。《易經》中的名言:“形而上者謂之道,形而下者謂之器”,所謂“形而上”即為“理念世界”。中國傳統文人終其一生“格物致和”,通過滲透現象世界來上達理念世界,由“器”上升到“道”。正如《莊子‧養生主》中所描繪的“皰丁解牛”中所言:“臣之所好者,道也,進科技矣。”主流精英文化對於“道”的重視遠遠在“器”之上“重道輕器”。
入世之擔當的儒家賦予了明代家具以沉鬱、莊重、溫厚、偉岸;出世之逍遙的道家賦予其以空靈、飄逸、柔婉、清新。
以儒家為主的道德禮儀教化培養出“君子訴諸己,小人訴諸人”的內向的人格修養和東方古典人格內斂矜持的含蓄。以克己復禮為美德,以外露張揚為惡習。這種矜持內向的人格影響著東方式的審美情趣,表現為含而不露,沉靜內向的審美特徵。明代家具使用深色的硬木,比如紫檀,即是取其沉靜內,靜而不喧的色彩和光澤。家具的造型方寸有度,不追求誇張,線條柔緩有至,絕無狂噪張揚。儒學倡導的道德禮儀教化還注重在家具中體現出人與人的關係。“交椅”體現人的地位的至高無上;八仙桌的不同位置體現不一樣的重要性;用“拜匣”盛放名貼以示鄭重的禮節。
道家哲學注重道法自然的超脫。莊子曾說:“天地與我並生,而萬物與我為一”,人與自然的融合,首先是賦予自然情感,從而使人與自然獲得共通,進而達到忘我的境界。明代家具使用珍貴紅木天然用材不加髹漆,呈現天然紋理的自然之美,寄託文人的山水情懷,“丹漆不文,白玉不雕,寶玉不飾,何也,質有餘而不受飾也”。歸於樸實、自然、天真和自由。“水之清,不雜則清,莫動則平,郁閉而不流,亦不能清。”《莊子‧刻意》。所以在家具形態的細節刻畫上,各種豐富多彩、千變萬化的線型恰如其分的運用於其中,有“S形靠背;搭腦,由多種自由曲線組成的,顯得雄勁生動;扶手矮老的曲線也是流暢自如,長短寬窄富有變化;腿的線腳也是豐富多彩的,明式家具一般是圓腿居多,但腿的上下粗細變化自然,流暢秀麗;足部形狀變化多樣,外翻馬蹄活潑輕快,內翻馬蹄穩重大方。家具的造型也由此變得生動而有靈氣。靜寂重於境界、意蘊,流動主要指體勢、脈絡;前者是內在的,本質的,後者大多是外部形式的,二者相輔相成。靜與動是一個範疇,另一個範疇是虛與實。明代圈椅主要特點的椅圈部分,是由搭腦與扶手融合成的獨具特色的兩圓心優美曲線形成,椅圈的圓弧半徑與端部彎頭半徑的比例正好是2:1,兩圈外切形成了圈椅的軛狀優美曲線;靠背的鏤空雕化裝飾;輕巧的圓形椅腿,處向虛的設計留有餘地,發入深思,回味無窮,給人以靜謐空靈之感。
相對於工業化快速的生產為式誕生的是千篇一律的商品,手工製作的明代家具在製作的過程中融入了製造者的思想和創造,每一件都是獨一無二的工藝品。“慢出細活”,無獨有偶,全球頂級運動型豪華車“賓利”(Bentley),其車身在生產線上每分鐘才轉動6英寸。誕生於1838年的百達翡麗(Patek Philippe)手錶,有鐘錶之王美譽,每款表從設計到製作出來至少需要5年實踐。明代家具是文人生活中追求精工細作的器物,無不製作精良考究,尤其在細節處的雕刻紋樣,雕工細膩、圓潤、靈動,絕非倉促之下,手藝粗糙的情況下可以完成的。更重要的是每一件細膩的審美觀,一方面源於外部緩慢而靜態的生活,一方面源於內在細膩雋永的心態,兩者相輔相成。由此,進入了馬斯洛描述的人類最高層次的需要自我實現,打造了成為家具明珠的奢侈品。
從美學的角度去審視明代家具,它反應給我們最直接、最突出的感受,是一股撲面而來的濃郁的書卷氣。明代家具作為明代文化的載體,它使我們在歷史的長河流經了若干個世紀之後的今天,依然能夠透過一件件明代家具深刻的感悟明代社會濃郁的文人氣息,成為中國傳統文化中璀璨的奢侈品。
資料取材:72家論壇網" meta-author="arties"> 分享至facebook
網誌分類篩選
收起分類
分類篩選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